瞭望·治國理政紀事|人海和諧?廈門向新

《瞭望》 2024-02-20 12:02:03

◇1988年3月30日,習近平同志主持召開關于加強筼筜湖綜合治理專題會議,打響了廈門整治環境污染的一場大硬仗。會議創造性地提出“依法治湖、截污處理、清淤筑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的20字方針。

◇廈門堅持“人民至上”共建共治共享生態城市,開展科學系統治理實現生態效益最大化,以久久為功的戰略定力“一張藍圖繪到底”,探索出一條協同推進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保護、促進人海和諧的生態文明實踐路徑。

◇在做好“山海林田河湖草”生態治理的同時,廈門堅持把最好的城市界面留給人民。

◇廈門堅持宜林則林、宜草則草、宜沙則沙、宜濕則濕,統籌考慮自然生態和城市發展的關系,充分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做到“先梳山理水,再造地營城”。

◇廈門在全國率先啟動“多規合一”探索,把城市建設融入自然山水格局中,構建“一屏一灣十廊”生態安全格局和“一島一帶多中心”的城市空間格局,對涉及生態環境空間準入的建設項目進行精準研判。

◇從筼筜湖綜合整治到五緣灣生態保護修復,從栗喉蜂虎的保護到珍稀海洋物種國家級保護區建設,廈門的城市海洋生態保護工作既強調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協調關系,又凸顯過去、當下與未來之間的發展聯系。

◇協同推進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保護、促進人海和諧生態文明的廈門經驗,正在為服務構建海洋命運共同體作出貢獻。

戳圖看視頻

在廈門島的中西部,縱貫著一條玉帶般的水體——筼筜湖。漫步湖畔,但見波光粼粼、白鷺翔集,繁花似錦、綠樹成蔭。當夜幕緩緩降臨,城市燈火漸次亮起,流光溢彩的夜景令人流連忘返。

36年來,這片水域發生了從“筼筜惱火”到“筼筜夜景”的生態蝶變,見證著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推動廈門實現人海和諧、城灣共生的生動實踐。

在廈門工作期間,習近平同志提出了一系列先進的生態文明建設理念。到省里工作后,他依然牽掛著廈門的生態文明建設,明確提出廈門要實行“跨島發展”戰略,成為生態省建設的排頭兵。

到中央工作后,習近平同志始終對廈門充滿深情、寄予厚望,一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為廈門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根本遵循,為廈門的發展理念之變、發展方式之變注入強勁動能。

從習近平同志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筼筜湖綜合治理出發,廈門堅持“人民至上”共建共治共享生態城市,開展科學系統治理實現生態效益最大化,以久久為功的戰略定力“一張藍圖繪到底”,探索出一條協同推進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保護、促進人海和諧的生態文明實踐路徑。

如今,美麗中國的廈門實踐正在向全國更多地方提供生態治理思路,并且走出國門,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生態文明的中國智慧。

人民至上 共建共享

上世紀70年代初,由于筑壩圍墾,曾經的漁港——筼筜港變成了筼筜湖。廈門經濟特區建設拉開序幕后,筼筜湖兩岸工業區和居住區成片開發,37平方公里匯水區內的污水直排到2.2平方公里的湖體中。

曾全程見證筼筜湖治理的廈門市民陳亞進回憶:“當時,在湖邊走路都不敢說話,擔心一張口就吃進蚊蠅。”

民有所呼,政有所應?;貞獜B門市民群眾“筼筜湖何時不再黑臭”的強烈訴求,1988年3月30日,習近平同志主持召開關于加強筼筜湖綜合治理專題會議,打響了廈門整治環境污染的一場大硬仗。會議創造性地提出“依法治湖、截污處理、清淤筑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的20字方針。針對前期資金不足問題,明確每年投入1000萬元財政資金,占當時全市基本建設支出近10%。

截污、清淤、活水、美化環境……上世紀80年代至今,廈門共投入近20億元資金用于筼筜湖治理,先后完成五期筼筜湖綜合治理,實現了從點到面、從水下到岸上、從單一治理到聯合共治的生態巨變。

廈門市副市長張志紅介紹,廈門抓住源頭治理這一祛除筼筜湖水質“病根”的關鍵要害,先后關停、搬遷125家污染企業,分期完成對湖區周邊36條排洪溝、27個大型排洪溝口、數十個雨水口的全面截污,實現晴天污水不入湖不入海。

如今,筼筜湖南北兩岸的排洪溝口、雨水口全面截污;溢流調蓄池從源頭上提升筼筜湖流域水質;16座污水提升泵站和1座海水泵站讓湖水更好與海相通,大大改善湖區水動力條件。筼筜湖區水質顯著改善,水體復氧能力增強,生物多樣性不斷增加,周邊群眾幸福感顯著提升。

人民至上、共建共享,是貫穿廈門城市海洋生態治理的主線。

從五緣灣出發,一路可見椰風寨、黃厝海灘、胡里山、廈大白城……十幾公里的“黃金海岸”全部免費對市民開放,配建多種旅游服務設施。沿著廈門“最美環島路”騎行或者慢跑,成為不少市民的日常健身選擇,更是外地游客“打開廈門”的首選方式。

在做好“山海林田河湖草”生態治理的同時,廈門堅持把最好的城市界面留給人民。

2005年,廈門五緣灣綜合治理啟動前期,各方圍繞治理方案產生了分歧。廈門市政協原副主席潘世建告訴記者,當時的五緣灣是養殖場和曬鹽場,淤積嚴重。有人建議把灣區“一填了之”,賣地搞房地產,這樣“來快錢、出政績”。

廈門市委、市政府組織多場專家論證會,反復論證研討、權衡利弊,最終拍板決定把最好的資源全部留給百姓。五緣灣不僅保留了原生水面,還打開海堤,引水入灣,清淤活水,實施陸海環境綜合整治,留出大片濕地建設公園,構建人與水對話的親密空間,為市民提供了一處“城市綠肺”。

更可貴的是,五緣灣的核心地帶——一座湖心島完全保持原生態,成為候鳥繁衍生息的“專屬天堂”,市民可以環湖遠瞰這些“老朋友”,整個五緣灣區更成為廈門新的“城市會客廳”。

為了讓人民群眾更好享受碧海藍天帶來的高品質生活,廈門不斷筑牢共建共治共享的基礎。5個灣區的綜合整治開發、海堤開口清淤整治工程、濱海岸線保護與修復、礦山整治、海漂垃圾治理、珍稀海洋生物保護……從筼筜湖治理出發,三十余年來廈門接續發力,實施一系列提升生態和城市品質的項目。

隨著人民群眾對“高顏值生態花園之城”提出更高期待,廈門歷屆黨委政府持續推進從“海域”到“流域”再到“全域”的生態保護修復,讓生態紅利釋放出“1+1>2”效應。

經過6年多建設,一條全長200多公里的山海健康步道宛如一條蜿蜒巨龍,將廈門鬧市區和山海湖等串聯在一起,把“城市美”與“自然美”有機融合。

漫步山海健康步道,市民游客可以穿林海、登高峰、賞湖景、瞰海天,步移景異,在倡導踐行綠色低碳出行的同時,共享城市發展成果,共賞廈門生態宜居之美。

廈門的生態文明實踐始終堅持“開門治理”,專家、干部、群眾等積極建言獻策、共同治理,生態文明建設理念成為一種自覺和共識。

在廈門島中心城區內,一片接連成片的全封閉“土山”格外引人注意。寸土寸金的廈門島,為什么保留這樣一座“土山”?

這里是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栗喉蜂虎的自然棲息地。2010年,觀鳥愛好者首次在此拍到一群栗喉蜂虎。在群眾和專家學者的呼吁下,2011年,廈門正式設立五緣灣栗喉蜂虎市級自然保護區,包含騎馬山和通嶼濕地兩個片區,保護區總面積約40公頃,實行封閉式管理。

保護區成立以來,栗喉蜂虎數量穩中有升:2023年,騎馬山繁殖區內親鳥繁殖數量保持在200只以上,通嶼濕地覓食區在遷徙前可觀測到3000只以上。如今,越來越多栗喉蜂虎選擇在廈門越冬遷徙,成為廈門生態美、環境優的最佳“代言人”。

在廈門西海域的西北端,曾經臭氣熏天的馬鑾灣如今新芽萌綠、草長鶯飛。在馬鑾灣的生態三島公園中,一株株鳳凰木隨風搖曳。每株鳳凰木上都掛著一塊認養牌。

“我曾參與馬鑾灣建設,見證了這里從‘臭氣熏天、無人問津’到‘漫天飛鳥、熱鬧非凡’。我想在曾經奮斗過的地方種一棵樹,持續支持馬鑾灣生態修復。”廈門市民吳玉梅說,她每到周末都會帶著孩子或朋友到訪生態三島公園,看看自己認養的鳳凰木,在清新的海風中與自然親密接觸。

廈門筼筜湖及周邊城市景觀(2024年1月24日攝)

系統規劃 科學治理

廈門位于九龍江入???,全市海域面積333平方公里,陸域面積1699平方公里,城在海上、海在城中,是一個典型的海灣型城市。廈門島以158平方公里的面積承載了全市近一半人口。“地少人多”、深度開發的市情,決定了廈門在航運、養殖、旅游等方面有著用海矛盾突出、海洋環境總承載量低等特點。

在持續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實踐中,廈門市委、市政府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海灣型城市唯有通過系統治理,才能將生態效益最大化。

堅持陸海統籌、綜合治理。海洋生態環境問題“體現在海里,根子在陸上”。綜合施策把陸域污染管好了,才能標本兼治。廈門很早就意識到這一問題的重要性,于上世紀90年代在全國率先成立了市級海洋工作協調小組,由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分管,下設海洋管理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海管辦”)。

廈門坐擁福建第二大河九龍江的入???,隨江水而來的垃圾一度成為廈門主要的海漂垃圾來源。“以前一到臺風天,大量垃圾堆在海岸沒人管,經過‘海管辦’協調,由市政園林局成立海上環衛處負責處理海上垃圾?,F在,這一機制仍在發揮作用。”廈門市市政園林局局長蔡偉中說。

在廈門市環境衛生中心海上環境衛生管理站,記者看到一個大屏幕實時顯示著廈門海域水文、洋流情況,工作人員只需輕點鼠標,就能通過海岸邊的攝像頭隨時巡視海面,還可以依托大數據研判海漂垃圾來源和流向,及時安排清理。

該管理站站長張梁華說,通過不斷擴充力量,如今廈門的海上環衛隊伍已經擁有多艘大型船只,實現了對廈門200多公里海岸線“全覆蓋”治理。

廈門還與漳州、泉州等相鄰城市協同開展“岸上管、流域攔、海面清”的海漂垃圾綜合治理,形成源頭減量、治污保潔、清理轉運全鏈條治理工作體系。

堅持尊重自然、科學治理。上世紀50年代,廈門上萬軍民歷盡艱難險阻建成高集海堤,將廈門島與大陸相連,為廈門國防事業和經濟發展作出巨大貢獻。此后,因圍墾造地等原因,杏林灣、五緣灣等多個灣區又興建起海堤。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老式海堤阻斷了廈門東西海域的海水交換,海域淤積和生態環境惡化,成為城市生態文明建設與發展短板。

筼筜湖治理一期工程中,廈門為海堤開口建閘,讓一度與海洋隔斷的湖體重新“擁抱”大海,通過把死水變活水,大大改善了筼筜湖水質。2010年起,廈門啟動海堤開口改造、海域清淤等一系列海洋生態修復工程,先后拆除大雌海堤、鐘宅海堤,并完成高集海堤開口1060米、集杏海堤開口265米及馬鑾海堤開口240米改造,累計清淤量約1.7億立方米。

這些工程使人為隔斷的海域重新連片暢通,有效實現東西海域水體交換,水質環境和水動力條件顯著改善。根據推算,廈門海域納潮量增加1.3億立方米,主要潮流通道和港區前沿流速普遍增加,灣區水體半交換周期減少2天,為維護廈門海域生態平衡和港口等海洋資源可持續利用發揮重要作用。

“城市規劃建設的每個細節都要考慮對自然的影響,不能打破自然系統”。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海洋與海岸地質研究室主任戚洪帥說,廈門堅持宜林則林、宜草則草、宜沙則沙、宜濕則濕,統籌考慮自然生態和城市發展的關系,充分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做到“先梳山理水,再造地營城”。

2014年,廈門在全國率先啟動“多規合一”探索,把城市建設融入自然山水格局中,構建“一屏一灣十廊”生態安全格局和“一島一帶多中心”的城市空間格局,對涉及生態環境空間準入的建設項目進行精準研判。同時,劃定生態控制線981平方公里、占全市陸域面積58%,劃定陸域生態保護紅線204平方公里、占全市陸域面積12%,劃定海洋生態保護紅線84平方公里、占全市海域面積25%,以此合理確定城市發展容量。

堅持因地制宜、一灣一策。2002年6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的習近平發出“提升本島、跨島發展”的動員令,鼓勵廈門加快從海島型城市向海灣型生態城市轉變,并指明了“四個結合”的跨島發展戰略思路——提升本島與拓展海灣結合、城市轉型與經濟轉型結合、農村工業化與城市化結合、凸顯城市特色與保護海灣生態結合。

落實這一重要指示要求,廈門市2002年以來相繼開展海滄灣(西海域)、五緣灣、杏林灣、同安灣、馬鑾灣等五個灣區綜合整治與開發工程,打造環繞廈門的“美麗藍灣”。

全市海域養殖退出25.8萬畝(約172平方公里),推動傳統漁業生產轉型升級,為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多空間。其中,海滄灣(西海域)整治面積70平方公里,清退養殖2萬多畝,有效改善海洋環境和生態景觀,保障港口航運和濱海旅游主導功能,取得良好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

在其他灣區,廈門因地制宜開展退墾還海、養殖清退、岸線修復、生態補水等工作,設置納潮口以增加灣內納潮量,提高海灣水體交換動力,改善海域水質。

廈門市海洋發展局總工程師林懷遠說,廈門充分利用拋荒地和沼澤地建成園博苑、五緣灣濕地公園等生態景觀,打造海滄灣公園、環東浪漫線等公共空間,讓健康海洋生態系統和優美灣區人居環境相得益彰。

位于廈門同安、翔安兩區交界的下潭尾海域,曾經有大片原生紅樹林。由于盲目圍海、無序養殖,這里一度水體富營養化嚴重,原生紅樹林消失殆盡。

2005年,受廈門市政府委托,廈門大學紅樹林科研團隊開始在下潭尾種植試驗林。廈門大學環境與生態學院教授盧昌義說:“下潭尾生態修復工作的關鍵,在于因地制宜、尊重自然??蒲袌F隊以整體生態系統修復為目標,宜林則林、宜灘則灘,盡可能地保留當地自然風貌。”

如今,這里已是福建最大的人工重構紅樹林公園,85公頃的“海上衛士”紅樹林郁郁蔥蔥,下潭尾海域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公園內的魚類、貝類、蝦蟹類和多毛類均顯著增加,生物數量較公園建設前分別提高2.99倍、4.76倍、1.19倍和2.8倍。

廈門筼筜湖上一艘環衛船在清理湖面垃圾(2024年1月24日攝)

戰略謀劃 久久為功

廈門城市海洋生態保護實踐,得益于立足長遠的高位謀劃和久久為功的戰略定力。

久久為功,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在廈門經濟特區初創時期,百事待舉。習近平同志領導制定的《1985年—2000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是中國地方政府最早編制的一個縱跨十五年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規劃。習近平同志在其中,深深思考這座城市的永續發展之路。

這一發展戰略設專章規劃生態環境建設,在全國首開先河。

曾擔任廈門市市長的朱亞衍說,1985年,廈門經濟社會發展各方面都處于起步階段,財力十分緊張。這一規劃讓廈門干部群眾認識到“生態興則文明興”,只有把環境整治好了,才能引來金鳳凰,帶來源源不斷的綜合效益。

36年來,廈門歷屆市委、市政府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接續開展五輪筼筜湖綜合整治工作,從未因其他方面的經濟社會發展需要而放棄筼筜湖生態環境修復。

從筼筜湖綜合整治到五緣灣生態保護修復,從栗喉蜂虎的保護到珍稀海洋物種國家級保護區建設,廈門的城市海洋生態保護工作既強調處理好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協調關系,又凸顯了過去、當下與未來之間的發展聯系。

把握好生態環境保護總原則,用制度管好生態,又在此基礎上持續發展創新,為筼筜湖乃至廈門全市做好生態環境保護提供了重要支撐。2018年3月,廈門開始實行由市委書記和市長共同擔任市級總河長的“雙總河長制”,有力推進了筼筜湖等區域綜合治理。兩年后,廈門開啟筼筜湖“市民湖長”選拔,積極調動民間力量參與對筼筜湖生態環境的監督保護。如今已成為“市民湖長”的陳亞進說,看到筼筜湖的整治成效,越來越多的市民愿意自發守護這一灣碧水。

依法治理,持續以法治思維治理生態環境。“依法治湖”位列20字方針之首,依法治理原則貫穿筼筜湖綜合治理全過程。1989年11月,廈門市政府頒布《筼筜湖管理辦法》;1997年7月,廈門市人大通過《廈門市筼筜湖區管理辦法》;2020年2月,廈門市人大通過《廈門經濟特區筼筜湖區保護辦法》……一系列地方性法規的出臺實施,確保筼筜湖治理幾十年持之以恒。

廈門總結依法治理筼筜湖寶貴經驗,堅持“立法先行”,持續運用法治思維進行生態環境治理。1994年,廈門獲得經濟特區立法權后,制定的首部實體性地方法規就是《廈門市環境保護條例》。2002年,廈門市人大對《下大決心依法整治西海域,大力推進生態型海灣城市建設》議案進行督辦,廈門市委隨后專題研究整治西海域,啟動實施養殖清退、補償工作。

下一步,廈門市還將制定修訂《廈門市海洋環境保護若干規定》等地方性法規,構建完善陸海統籌、天地一體、上下協同的生態環境監測網絡體系,探索建立“大廈門灣”海洋保護區域合作機制。

和諧共生,堅持發展與保護相互促進。乘坐輪渡或在海邊慢行的市民游客,時常會發現海平面有“海上大熊貓”中華白海豚躍出水面。

廈門,向海而生。作為全國唯一能夠在城區海域直接觀賞到中華白海豚的城市,廈門2002年以來陸續投資5800多萬元,在毗鄰廈門島的火燒嶼上建立起全國首個中華白海豚救護基地?;馃龓Z所在的這片海域,就是廈門中華白海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

多年來,保護區與廈門大學等科研單位共同開展珍稀和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的救護任務。2011年至今,共救護瓶鼻海豚、海龜、中國鱟等珍稀海洋物種20余只。

除建立中華白海豚自然保護區外,廈門還對文昌魚和白鷺等加以保護并建立相應的自然保護區。通過建設保護區智能監管系統、跨區域協同管理、創新宣傳教育等方式,廈門為生活在這片海域的珍稀海洋生物提供有力的生存保障。廈門港這個全國最繁忙的港口之一,由此實現了人與海洋生物的和諧共生。

廈門演武大橋附近濱海城市景觀(2024年1月24日攝)

廈門經驗 全球共享

廈門的生態保護豐富實踐,讓這座海灣型城市繪就了一幅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秀美畫卷。協同推進高質量發展和高水平保護、促進人海和諧生態文明的廈門經驗,正在為服務構建海洋命運共同體作出貢獻。

——廈門實踐具有樣板意義。

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前所長、研究員余興光說,濱海地區是全球人類活動最活躍的地區,全球約40%的人口生活在沿海100公里范圍內,濱海地區的人口平均密度約為全球平均水平的2倍,因此濱海城市普遍面臨著資源約束緊、污染排放高、人海矛盾多的問題。

海域水動力不足,是此前廈門灣生態環境惡化的重要因素。根據相關模型測算,廈門灣水體流速變化范圍僅為0~2米/秒,西海域年平均波高大部分在0.3米以下,納潮量僅為1.644億立方米,屬于典型的低能動力環境。再加之上游九龍江由廈門入海,流域人口約712萬人,入海污染物總量較大。正是在這樣的先天不利因素下,廈門在城市海洋生態保護中“協同推進”的探索更顯示出典型價值。

讓環境保護中的“鄰避效應”轉化為“鄰利效應”,成為廈門實踐的關鍵一環。位于廈門島內的南湖公園植被茂密、花香四溢,是周邊居民飯后散步的“口袋公園”。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這個公園的地下,藏著一個規模為2.5萬噸的污水調蓄池。

“地上是公園,地下是污水處理設施,兩者功能作用互不影響。”廈門市市政園林局水務處處長李志欽介紹,在降水較為集中時,調蓄池可以削減筼筜湖南岸截污系統高峰污水,有效降低溢流污染。同時,地面上營造的自然景觀也為周邊居民提供了小憩場所。

——廈門方案彰顯中國智慧。

位于廈門市同安區蓮花峰上的軍營村和白交祠村,是廈門海拔最高的村落。在經濟特區大踏步向前發展的過程中,“高山兩村”曾經歷砍伐樹木、“靠山吃山”的生活窘境。

隨著“山上戴帽、山下開發”理念的深入人心,“高山兩村”通過生態茶園助力農民增收,還依靠茶樹和生態林的固碳作用“賣”起了“農業碳匯”。

陸海統籌,山海同行。“下一步,我們將以軍營村、白交祠村—東西溪—同安灣為重點,構建從山頂到海洋的保護治理大格局,全方位、全地域、全過程實施海洋生態保護,為國內外城市海洋生態保護貢獻‘廈門方案’。”張志紅說。

廈門海洋產業發展將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的高質量發展之路,合理有序安排海洋資源保護和開發利用,大力發展海洋旅游、海洋生物科技、海洋高端裝備、海洋文化創意、現代漁業等產業體系,促進產業“藍色”蛻變。

——廈門經驗享譽全球。

即使進入冬季,下潭尾紅樹林公園依然郁郁蔥蔥。聯合國秘書長海洋特使彼得·湯姆森曾先后兩次到訪于此,盛贊該項目是廈門“環境和經濟平衡的最佳案例”。

以廈門實踐為發端,共襄全球海洋生態保護之盛舉。1994年,在國家海洋局支持下,廈門成為國內唯一的“東亞海域海洋污染防治與管理”示范區,率先引入海岸帶綜合管理理念并開展實踐。2006年,東亞海岸帶可持續發展地方政府網絡(PNLG)秘書處永久落戶廈門,聯動10個國家53個成員城市共同推廣和實踐海岸帶綜合管理理念。

打造多元交流平臺,廈門正在匯聚海洋環境生態保護的各方力量。2005年起,相關國家部委、廈門市政府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處、東亞海域環境管理區域項目組織、廈門大學,共同主辦廈門國際海洋周活動。

“18年來,廈門國際海洋周已成為集海洋大會論壇、海洋專業展會、海洋文化嘉年華于一體的國際性海洋年度盛會。”自然資源部生態修復司相關負責人說,廈門國際海洋周吸引了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50多個重要國際組織參加。

據了解,廈門市將進一步推動海洋治理國際合作交流,辦好廈門國際海洋周、東亞海大會等涉?;顒?,實施“海洋負排放”國際大科學計劃,講好廈門海洋生態保護故事,努力打造新時代美麗中國建設的一扇窗口。

福建省委常委、廈門市委書記崔永輝表示,城市海洋生態保護的廈門實踐沒有終點,廈門將以更高站位、更寬視野、更大力度推進海洋生態保護工作。

一位小女孩在廈門癸官湖畔的草坪上游玩(資料照片)

(原標題:瞭望·治國理政紀事|人海和諧 廈門向新)

【責任編輯:李彥昆】

【內容審核:孫令衛】

女自慰喷水免费观看WWW久久,中国美女撒尿TXXXX视频,把极品白丝班长啪到腿软,(无码视频)在线观看